您的位置: 甘肃信息网 > 星座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38.恩其拉的终末(上)

发布时间:2019-09-26 03:02:49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38.恩其拉的终末(上)

?k6??7(H????rOc?|???1?7?}????AQ?O?????Ш?j?Ht?原,这是一片人迹罕至的土地。

由于靠近神秘的查索拉盆地以及海拔较高的冬拥湖,这片土地在每年夏季的时候,都会有足量的冰山水从各个水道流遍平原,所以这里并不缺少水源,而且在很多年没人居住之后,这里已经变成了很原始的模样。

它算是平原地带,内部没有太高的山丘,整个平原上都是天然的牧草,非常适合放牧,在靠海的地方,也有肥沃的土地可以种植作物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38.恩其拉的终末(上)

,据说第一批来自洛丹伦和塞拉摩的移民,已经在那里收割了三茬,而距离他们垦荒,也只过去了短短的一年时间。

足以可见这里的土地有多么的肥沃。

当然,今天发生的事情,距离致远郡还有很远,具体来说,它发生在北风苔原的北部,靠近龙骨荒野的冰封河流的之外的雪原上。

这里算是北风苔原的边缘地带了,这里有一座无名山脉,从东向西,横置在查索拉盆地以及冬拥湖的边缘,海拔较高,因此布满了冰雪,气温也很低,所以在山脉下方的平原上,就有了一片白色的雪原。

北风苔原除了卡斯卡拉港口居住的海象人和游牧在这片草原上的牦牛人之外,原住民很少,当然,类似于鳄鱼人那样的家伙,在北风苔原的水池边也有很多,但那些家伙没有自己的文明,他们距离鳄鱼人的家乡查索拉盆地太远了。

在天灾来袭的时候,整个北风苔原的智慧生物都被屠杀一空,甚至连平原东部海峡里的鱼人都死亡了很多,不过好歹还有一些海象人和牦牛人活了下来,所以在洛丹伦联军准备进攻北风苔原的亡灵的时候,这些幸存者义愤填膺的加入了联军当中。

萨尔领导的新部落有一只军队本来也要在北风苔原登陆,不过在狄克写了一封密函给萨尔之后,那位大酋长临时改变了策略,显然,他对于狄克提出的关于战后划分诺森德的计划很感兴趣,所以在左右挑选了好几次之后,兽人们绕了一圈,最终在龙骨荒野的涌冰河入海口登陆,最终目标是嚎风海湾。

那片布满了野蛮的维库人部落的大地,但同样很肥沃,而且兽人也不怕那些维库人,而且最重要的是,一旦人类王国选择了北风苔原,那么位于诺森德最西方的嚎风海湾,就和他们的势力距离很远,短时间之内,不用担心来自联盟的威胁。

从这一点来说,萨尔的眼光还是相当长远的,在接回了德拉诺世界的兽人和一部分黑石兽人之后,萨尔急需一块足够肥沃的土地来供应数目越来越庞大的兽人休养生息,如果能用兽人手里的武器,为他们赢得足够的利益,这简直是再好不过了。

不过还有一个坏消息,暴风王国选择的似乎是灰熊丘陵,那里和嚎风海湾只隔着一片山脉,但萨尔并不担心,洛丹伦和塞拉摩的人类只要不参与其中,仅仅是一个暴风王国,还不足以动摇兽人即将在那里展开的统治。

除此之外,奎尔萨拉斯的辛多雷们选择了晶歌森林,因为那里有浓郁的魔法能量节点,很适合他们居住,暗夜精灵选择了索拉查盆地,矮人们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选择了暴风峭壁,库尔提拉斯的海军们不需要太多土地,但整个诺森德足够停泊的海岛,却全部落入了戴琳的手里,目前冰巨魔和亡灵天灾正在祖达克进行疯狂的战斗,无人选择那片战乱之地,但是根据彼此的探子回报说,有一部分赞达拉巨魔前往了那里。

面积最庞大的龙骨荒野,由于牵扯到巨龙的原因,没人选择那里,说实话,那一片贫瘠的雪原,也没有哪个势力失心疯了会去那里。

目光转回北风苔原的雪原上,萨萨里安和达利安正带着两队士兵,在对雪原尽头的亡灵之城恩其拉做侦查行动。

恩其拉是本地亡灵的大本营,据说有一位巫妖王的特使居住在这座城市里,因此这里几乎汇聚了整个北风苔原亡灵的精华,三天前,整整一个中队的骑兵,共计43人在这里失踪,初步估计是遭遇到了来自恩其拉内部的亡灵,完全覆没。

这表示这些亡灵已经不满足于龟缩在这座城里了,它们很可能策划着一起反击!

而根据萨萨里安和达利安在路上结识的那个独自游荡在雪原上,猎杀亡灵的海象人渔夫的说法,圣城恩其拉不仅有蛛魔,还有巫妖和一些人类法师,那些堕落的诅咒法师,甚至本地还有关于恩其拉的“吸血鬼”的传说。

这座城市绝对称得上群魔乱舞,也只有肃清了这里,才能保证未来的北地行省会一片安宁。

今天的雪原的天气很糟糕,这边冰冷的大地上,布满了从天而降的雪花,温度已经低到了零下十度左右,这对于普通的士兵来说,是一个几乎无法正常行动的天气,因此,联军的大方阵留在卡拉卡斯那差不多已经被摧毁的海象人营地里休息,只派了斥候行动。

“那里曾经是蛛魔的城市!那些来自地下王国艾卓-尼布鲁的蛛魔在这里修建了边境。”

海象人渔夫趴在雪地里,对身边的萨萨里安和达利安说,“在我爷爷的故事里,那些蛛魔很残忍,但并非无法打交道,偶尔还会派使者来和我们交换一些商品,但是在我的第二个孩子出生的那一年,这里就变得很糟糕了。”

萨萨里安已经是死亡骑士了,寒冰对他来说完全不值一提,他的目光凝聚在数百米之外,恩其拉圣城那挂上了冰凌的高大城墙,他根本不在乎这个絮絮叨叨的海象人的故事,他只在乎该如何摧毁这座雄伟异常的城市,而另一边的达利安则对于海象人的故事很有兴趣,他接口问到,

“怎么个糟糕法?”

海象人渔夫耸了耸肩膀,这个家伙虽然看上去胖胖的,还有一抹人畜无害的白胡子,搭配那张脸上圆滚滚的眼睛有些喜感,但达利安见过他独自一个人猎杀亡灵的动作,他手里带着锁链的鱼叉只要刺出去,必然会将一个高大的亡灵刺穿,这家伙光滑的皮肤之下,隐藏的是绝对暴力的鲜血和肌肉,就像他断掉的象牙一样危险。

他是个好战士,当然,也是个健谈的好渔夫。

“哦,让老伊克斯想一想,总之就是很糟糕,那些蛛魔就像是疯了一样,它们进攻了我们的村落,但第一次被打退了,第二次过来的时候,就带来了巫妖和无穷无尽的亡灵,我们被迫转移!那可真是一段黑暗的日子。”

海象人渔夫忍不住摸了摸自己身边的金属鱼叉,对达利安说,

“它们比那些在迷雾天气出现的克瓦迪尔海盗还要凶狠,说实话,如果不是无畏要塞在最后接纳了我们,我们可能就要想办法横渡大海,去嚎风海湾那边了。”

“那你们没有侦查过恩其拉吗?”

萨萨里安扭头问到,问题非常直接,渔夫伊克斯看到萨萨里安眼睛里的亡灵之火,就忍不住握紧了鱼叉,但他立刻意识到这头亡灵是自己这边的,所以渔夫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心情冷静下来,就又指着远处一座通灵塔的废墟说,

“我们当然侦查过,尽管没能冲入那座城市里,但是我们得到了很多情报,比如在那些蛛魔疯了之后,这里就修建起了五座通灵塔,分别叫鲜血、亵渎、痛苦、凋零、悲叹,三座建在城市里,两座建在城市外,我们当时摧毁了邪恶通灵塔,还杀死了一头蛛魔领主,按照我们的经验,其他四座塔里,肯定也有一样的守护者。”

海象人渔夫停了停,又指着恩其拉上方天空中那座和纳克萨玛斯几乎一模一样的浮空城,用仇恨的声音说,

“就是那座城,纳克萨纳尔,就是它摧毁了我们所有的努力,那位据说来自冰冠冰川的贵客,就在那座浮空堡垒里,但是我估计要摧毁其他几座通灵塔才能进入其中。”

萨萨里安和达利安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严重的重视,眼下,弗丁大骑士在北风苔原东部进行对亡灵的扫荡,据说他们在4天之前,在来自诺莫瑞根的侏儒工程师的帮助下,用火炮和炸弹,击落了一座小型的天灾浮空堡垒塔尔拉玛斯,目前正忙于清除从那座浮空城里跑出来的亡灵,那也是北风苔原东部的最后一处战场了。

而莫格莱尼大骑士在西部主持对最后据点恩其拉的清除,但如果事情真的像是伊克斯说的,纳克萨纳尔是可以自由移动的话,那么这煮熟的鸭子,很可能就飞了。

萨萨里安又问到,“那恩其拉里有多少亡灵?”

伊克斯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

“无数!毫不夸张,那些该死的混蛋,把整个北风苔原都屠杀一空,甚至唤醒了墓地里的亡灵,我见识过你们的军队,很强大,是我见过的最强大的势力,但是如果一股脑冲进去,还是很难取胜,那是座蛛魔的城市!”

老渔夫加重了语气,“里面布满了机关和邪恶的魔法,多少人进去,可都不够填的。”

死亡骑士点了点头,他默默的后退,其他人也跟在他身后,悄然退出了数百米之外,才从雪地里站起身,达利安从怀里取出一壶酒,递给了海象人渔夫,后者乐呵呵的扭开,给嘴里灌了一口,又递给了达利安。

他抹了抹嘴巴,指着恩其拉西方的方位,对两个斥候指挥官说,

“如果你们真想要得到关于那座城市的情况,我建议你们可以去悲叹通灵塔里转一转,我前几天刚从那边回来,那里还有些亡灵驻扎,如果你们运气好,说不定能找到一些东西。”

渔夫扛起鱼叉,对达利安和萨萨里安挥了挥手,

“我要走了,我在我兄弟墓碑前发誓要杀死100个亡灵祭奠他,马上就要够了,然后我会做回我的老本行,希望在无畏要塞的断刃酒馆还能见到你们,再见了!”

不过在伊克斯走出几步之后,他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从背后的鱼皮口袋里找了找,然后翻出一个精致的,镶嵌着宝石的小盒子,丢给了萨萨里安,

“这是我昨天在这附近的水池里找到的东西,我能感觉到上面有邪恶的力量,没准你们有用。”

老渔夫很快就消失在了风雪里,萨萨里安则捏着手里的宝石盒,看了达利安一眼,低声说,

“这个海象人很聪明,也很幸运,他没有贸然打开这个盒子…他捡回了一条命。”

达利安好奇的看着萨萨里安手里的宝盒,“这是什么?”

死亡骑士将目光投向西方,他将盒子慎重的放在了自己的背囊里,扫了达利安一眼,然后招呼着身后的死亡骑士准备行动,

“这是命匣…巫妖的命匣!我们很幸运,达利安,只要能找到那个巫妖,这个命匣的主人,我们会有大收获的,相信我!”

绥化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绥化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绥化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绥化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绥化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